直播繁荣背后,18岁女主播不一样的青春丨年终策划

来源: TeX | 时间:2017-1-1


文/白杨

策划/李艳

后期/胡知非


繁荣的网络直播,是2016年绕不开的一个话题。



据Credit Suisse估计,2016年中国直播市场的总量超过250亿元。仅今年,市场上就涌现出200多个直播平台,这盛况堪比当年的团购和O2O。


前仆后继的大军中,也不乏巨头身影,BAT相继入局,小米、360的“网红掌门人”雷军、周鸿祎更是多次为自家直播站台。


直播平台数量虽多,但内容却可大致归为四类,包括以YY为代表的秀场类直播,以斗鱼、熊猫为代表的游戏类直播,以一直播、花椒为代表的泛生活娱乐类直播,以及其他垂直内容的直播。


伴随着行业的兴起,一个职业群体也在快速发展,他们有一个统称,叫做网络主播。


李陈明月便是一名网络主播。


“叫我明月就好”,李陈明月一边擦头发一边笑着说。


明月今年18岁,从去年9月份开始做主播,如今她拥有30多万粉丝,已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“网红”。



因为上学的专业是幼儿教育,所以明月在做主播之前的工作是一名幼儿园实习老师。她去做网络主播,明月直率的说“为了赚个底薪嘛”。


的确,直播平台数量的疯涨,直接加剧了市场的竞争。各家平台为了“圈”住主播,也纷纷投入资金进行补贴,给予新人一些基本工资。


明月最初直播时,底薪是1500元 ,每个月要播满120个小时。一开始是兼职直播,明月只能利用午休时间来完成直播任务,而直播内容主要是分享她的生活,与粉丝互动聊天。


“第一次直播,涨了1243个粉丝。”明月对于初次直播的印象很深刻,“但第二次就涨了3个。”


很多人认为做网络主播很轻松,只要坐在手机前聊聊天就可以赚钱,但现实中,并非如此。


“有一次到月底了,我还差45个小时直播任务没有完成。为了凑够时长,我连续3天每天直播15个小时,感觉除了睡觉,剩下的时间都在直播。”


不过,除了平台要求的直播时长外,行业的变化也让明月感受到了压力。


2015年,明月刚入行时,网络主播还算是稀缺资源,各平台都不惜投入重金培养主播。但到了2016年,网络主播数量大幅增加,移动化趋势也越发明显,现在只要一台手机,人人都可以成为主播。




“除非生病这种特殊情况,不然我们每天一定要上线直播,哪怕时间可以短一些,因为直播这个工作,每天都会流失粉丝,每天又会有新的主播出现,竞争非常激烈。”


自做了主播以来,凡是明月提前定好的直播时间,她也从来没有迟到过。“我觉得做主播之前,要先做人嘛,做人就是尽量不要迟到。”她说。


经过一年多的时间,明月逐渐喜欢上了这份工作,除了收入上的增长,她也开始享受与粉丝交流带来的乐趣。


“我现在已经形成一个职业病,无论在哪在做什么,一有时间就想到直播上跟他们(粉丝)吐槽一下。”


这一年,网络主播饱受争议,主要是因为部分主播屡屡突破底线进行违规直播,从而牵连整个行业成为舆论焦点。


而明月的直播间一直保持着“绿色”。


“刚开始不懂怎么做主播,以为拿着手机跟粉丝聊天就可以了,但是后来发现直播是要有内容的,你的直播间里有段子、有才艺,才能在直播平台站住脚。”


为了让自己的直播有趣,明月也是绞尽脑汁。每天结束了当天的直播,晚上就要想第二天该播点什么。



她会尝试很多种形式,比如和朋友进行cosplay、通过软件为自己的直播间增加不同的场景,甚至自编自导自演一些情景剧,一人分饰几角。


“有一次,一个女主播跳钢管舞上了平台首页的热门,我的粉丝就让我也跳,因为这个并不是什么违规要求,我就想着满足他们,最后找了一个衣架,配着最炫民族风的音乐跳了起来。”


如今,明月因为了有了大量的固定粉丝,也开始接到一些线下活动的邀请,仅双11当天,她就做了近15个活动。


明月虽然只有18岁,但她对网络主播这份工作的理解却很深刻,对于未来,也有着自己的想法。明月在今年已经考上了成人大学,说等过了年要去继续读书。


“直播只是生活的一部分,这张脸早晚都会衰老,主播也不可能干一辈子。等我过气了,或者我的粉丝没有这么多了,我应该还会回到教育岗位上。”


往期节目

当互联网遇上保洁,当O2O遇上东北阿姨 | 年终策划


行业动荡,投机者退潮,他们为生活而坚守 | 年终策划


点击下方“阅读原文”,查看凤凰科技年终策划《2016那些熟悉的陌生人》系列影片。


文章出自TeX微信公众号

  • TeX微信号:ifengdigi
  • 科技圈的吐槽?我们只说别人不敢说的
  • 手机微信扫描上方二维码进行订阅